国产午夜福利精品久久,国产性色ΑV视频免费,国产一区二区三区导航
    <thead id="bhd11"><strike id="bhd11"><thead id="bhd11"></thead></strike></thead>
    <meter id="bhd11"></meter>

    <delect id="bhd11"><video id="bhd11"></video></delect>

    <sub id="bhd11"></sub>
    • 微動網,互聯網品牌推廣服務

    陜西微動電子商務有限公司

    您現在的位置: 主頁 > 人物

    專訪張勇:腳踏實地的“逍遙子”如何實現阿里愿景

    來源:    閱讀 : 次   時間:2017-05-31 11:19

    張勇

    阿里巴巴集團第四財季收入385.79億元、同期增長60%、今年一季度4.23億人在淘寶天貓購物……一串串激進的數字背后,是阿里苦心打造的經濟體王國。

    這一切,對于鑄造王國的領袖張勇而言,自然感觸頗多。自2015年5月10日起,這位接過阿里CEO印帥、花名逍遙子的男人就擔負起了領導者的責任和使命。

    兩年來,阿里巴巴處在前所未有的快速擴張期。這個龐大崛起的“怪物”,有兩個問題亟待解決:在流量紅利即將消失前,如何將PC時代積淀的優勢轉型;在積攢了巨大數據后,如何開展新業務布局未來。

    這期間,阿里在國際化的野心也逐漸顯現。馬云正將云計算、移動支付等業務帶到全球,但他的跨界生態復制打法需要落地,簽署的協議需要執行。在愈發宏觀、天馬行空的背后,腳踏實地的逍遙子正將阿里的愿景逐一實現。

    這兩位看似性格相向的領袖,如何共同領導這座市值3000億美元的王國;在人才濟濟的王國中,怎樣調控人事并指引前行;淘寶的“千人千面”又將如何演進……在杭州西溪濕地的一間茶樓內,逍遙子道出了其中的奧秘。

    一支球隊

    5月10日上午,逍遙子在家中觀看了休斯頓火箭隊的比賽,很遺憾,這天的火箭隊以3分之差惜敗對手。

    這是逍遙子最喜愛的球隊之一,詹姆斯·哈登的強勢進攻令其興奮,一箭封喉的精準投射讓他癡迷。而在足球領域中,他又是阿森納的鐵桿。

    在他看來,看球是為了放空自己,同時也能悟出一些道理,“比如教練帶領球隊,怎樣排列組合,這里面誰打前鋒、誰打后衛、如何保持大盤平穩又要有創新,遵循怎樣的原則都很重要”,他說,球場如戰場,戰場又如商場,道理是相通的。

    逍遙子就仿若球場上的教練,他正用自己的方式指揮著阿里“球隊”,勾畫著阿里這只大圖。在擔任CEO期間,他對集團進行了大刀闊斧的結構調整,主導了電子商務從PC端轉為移動端,將阿里打造成了一家數據公司,一家以技術為手段去服務商業的公司。

    在改造的背后,離不開他的排兵布陣和運籌帷幄。

    去年,阿里曾提出了“五個新”的戰略思想,但他意識到,戰略思想是無法執行的,它需要轉化,轉化為一個戰略布局,讓大家按照路徑去演進。

    這就如同教練,發揮各自的特長,安排到優勢位置,此外還要讓隊員們發揮合力,即各個BU(業務單元)相結合,“不同兵團不是各打各的,什么時候應該一起干,什么時候應該分開干,什么階段應該讓它們單獨跑,什么階段應該把它們揉到一起”。

    從另一層面而言,對年輕人的選拔、培養也是逍遙子的長處之一。兩年前,阿里的領導班子全部變為了70后,“一線的干部80后都不行了,得85后甚至更往后”,他要讓更多的年輕人去承擔責任。

    事實上,目前在阿里身居要職的就有85后,其中包括零售事業群產品與消費者平臺負責人蔣凡。2013年,友盟CEO蔣凡確認了被阿里收購事宜,當時外界紛紛猜測,阿里收購友盟是在“花錢買時間”,以便快速完善在移動互聯網上布局。在蔣凡身上,逍遙子看到了“純粹”,他說,蔣凡不為獎金不為表揚,“在做事時認為應該怎么干,就干了,阿里目前就需要這種思考方式”。

    而在阿里的員工看來,能夠參與逍遙子的面試,也必將擔任重要崗位,而他會在初期為新人們“撐傘”,“不能給他個崗位、布置個KPI、分個團隊就不管了”,他說,要讓新人扛槍上戰場,必須要告知裝備部在何方,通訊兵是誰,需要炮火時能及時跟上,“特別重要的人,先給我做助理,這是我養人的方法”。

    一個提問

    與逍遙子養人形成對比的,當屬馬云。逍遙子是阿里非18羅漢的空降兵,與馬云相見時的對話頗有戲劇色彩。

    時間倒回至2005年。那一年,逍遙子的花名還未出現,張勇憑借在安達信、普華永道的資歷,進入盛大擔任CFO。2007年的一天,在香港出差的張勇接到獵頭電話,對方稱阿里巴巴想挖他去做淘寶。那時的電子商務概念略顯生僻,“我就覺得挺有意思,應該有個不錯的未來,愿意試一試”,張勇坦言,他來到阿里很偶然,先是碰到了蔡崇信(現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副主席),后來到杭州見了馬云,“那時候我是正兒八經根正苗紅的CFO”。

    當年在湖畔居,馬云與一群新人喝茶聊天。話語間,馬云突然發起提問:你為何選擇來到阿里?

    這讓張勇有些不知所措,他所幸回答的極為簡練:我已經干過一個30億美金的CFO了,我想干個300億美金的。就是這句話,讓馬云印象深刻。

    自從當上了阿里CFO,張勇、馬云的接觸變得頻繁。但馬云在外的言論有時也會“傷及于他”。

    在《贏在中國》第一賽季欄目中,馬云曾對一位會計出身的創業者說: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CFO當CEO,財務官當CEO有問題。

    眾所周知,CFO的職業習慣是控制消費與開支,普遍存在保守和謹慎的思維。而企業要謀發展,開拓往往顯得更加重要,讓善于控制開支的管理者作企業的一把手,必然會束手束腳,不利于長遠發展。

    此外,馬云曾開玩笑說過不喜歡三類人:上海人、職業經理人、讀過MBA的人。這其中,張勇占了前兩項。

    多年后,當上CEO的張勇讓馬云食言了,這個與馬云不對口的上海男人,憑借能力和業績證明了CFO不適合做CEO的悖論。

    一場交流

    在過去一年,馬云說自己飛行了800多個小時,走訪了33個國家和地區,國際各國奔走呼吁eWTP。有媒體粗算過,800小時相當于一個多月時間在飛機上度過,又相當于一名職業飛行員的里程數。

    馬云在飛機上主要干一件事,他在思考方向,在擁抱變化。在他看來,用eWTP去幫助中小企業和年輕人,是迫切的愿望,也是最重視的工作。

    “馬總一般兩三個禮拜回趟杭州”,張勇說,每次兩人都提前約好,兩杯茶一包煙,坐下來暢談三四個小時。話題不局限于業務,“業務是碎片化的,我們不會把業務一塊一塊地捋一遍”,兩人會聚焦在思想戰略上,“在外面跑是產生思想的方式,會有一些新想法,也會彼此觸動。”

    放眼全球的馬云在外看到了很多新的機會,兩人會在交流中表達觀點,若一人身兼董事長和CEO,則很難做到置身事中又跳出事外。

    兩年的時間,讓張勇和馬云從性格到做事方式上基本達成了互補,角色也愈發清晰,但兩人有時也會互懟,“不可能每件事情看法都一致”。

    實際上,與張勇熟知的阿里員工都很了解這位領導的脾氣,雖然他看似嚴肅不茍言笑,但極少發火責備下屬。

    “爭是爭不清楚的,要把觀點講清楚,然后過段時間再說。有些事情要冷處理,時間是最好的證明”,逍遙子說道。

    一套編制

    兩年前,阿里宣布全資收購高德,不久后UC優視也融入阿里集團,并組建了阿里移動事業群。

    UC和高德,當時兩家分別擁有超過3000人的團隊,這次大規模整合,無論是人員安排、體系編制、層級劃分,對阿里來說都是場不小的考驗,同時也在驗證著張勇排兵布陣的能力。

    “我是經歷過被收購的!”這次整合,讓張勇想到了16年前那場著名的業務并購事件。

    2001年,年輕的張勇正在安達信做審計工作,3月份的一天,正在重慶開疆辟土的他收到噩耗:自己的東家沒有了,新東家還不知是誰。一時間,心中滋味難以言表。

    “現在阿里去投資別人、收購別人,就要去體會被投資、被收購公司的創業者的心態和員工的心態,這點非常重要”,張勇說,收購不是“把你的東西拿過去”,其核心問題是需求,雙方要找到共同的利益點。

    除此之外,另一個讓他難抉擇的就是編制問題。UC和高德的員工,此前的層級與阿里層級不同,若要立即將人員調入阿里編制,則很可能導致“雞飛狗跳,人心渙散”。他的決定是暫時按兵不動,“要讓對方先感受到不同,原來想干的事兒干不成,在阿里的幫助下如今能干成了”,張勇認為這是做人的道理,業務入手,求同存異,在交往中建立其他的化學反應。

    如今,UC和高德已經和阿里享有一套編制,而優酷的編制對接工作將在一兩年后完成。

    一步跨越

    在張勇加入阿里的10年中,最難忘的或許是雙11的確立,以及移動化轉型的成功。

    2013年,他曾提出了“千人千面”的概念,要結合淘寶龐大的數據庫,從細分類目中抓取與買家興趣點相匹配的商品,將其推薦在買家的網頁和客戶端上,從而實現精準營銷。

    然而,如今的千人千面或許“過時了”。在幾天前的阿里新零售管理層內部會議上,張勇對淘寶的未來作出了新的預判和要求,“用戶看過、瀏覽過、之后再給他類似推薦,這不叫厲害。他從來沒有買過、從來沒有看過,但是你給他推薦的產品,一下子能夠打中他的心靈,這才叫智能”。

    從“千人千面”到智能的道路上,仍有一條難以跨越的鴻溝,“但我們必須要跨過這一步,不然就沒有辦法滿足真正消費升級的需求,更沒有辦法滿足消費者潛在的需求。”

    張勇習慣性地拿iPhone舉例,在喬布斯發明iPhone前,大家并不知智能手機的存在,是喬布斯重新定義了手機。在他眼中,真正顛覆性的創新才是跨時代的創新,無論是淘寶還是其他產業線,智能的進擊路,阿里要堅持走下去。

    一路上揚

    兩年后的今天,張勇再次對阿里作了定義:一個擁有5.07億移動用戶和3.8萬億元人民幣GMV的經濟體。由于網絡效應和整個生態系統的協同效應,阿里的業務前景也更為明朗。

    同樣,投資人也看好阿里的未來。在阿里巴巴的K線走勢圖中,自2016年12月的觸底后,半年來一路上揚,跨越120美元且屢創新高。

    全球化的未來核心戰略、云計算的穩定增長、eWTP數字中樞的不斷落地、AI技術的持續投資……張勇在肯定阿里的同時也提出了新的目標。

    馬云曾戲言,做CEO是一個苦活,要做好下地獄的打算。在地獄“掙扎”了兩年的張勇,或許還未享受到半刻的逍遙,等待他的將是6萬億人民幣GMV,更是無盡的挑戰。

    來源:新浪科技


    分享到:
    最新資訊
    熱門推薦
    ?
    關于我們 網站聲明 商務合作 聯系我們 
    投稿專用郵箱:arcstar@163.com| 技術支持:搜虎網絡
    Copyright 2013-2022 陜西微動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陜ICP備15016078號-1
    本站申明:本站部分資料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,請您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將其刪除!
    国产午夜福利精品久久,国产性色ΑV视频免费,国产一区二区三区导航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